追蹤
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
關於部落格
培養詩心靈度.
  • 1726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蘇軾〈贈劉景文〉

這是 G o o g l e 的純文字 快取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6008249,擷取日期在 2008年5月21日 07:57:08 GMT。
G o o g l e 已先行預覽各網站,在頁庫儲放各網頁的存檔。
此網頁可能有更新的版本,請按此處檢視新版
請按這裡,以查閱完全快取頁,並包含圖片。
若要連結至此網頁或加入書籤,請使用此網址:http://www.google.com/search?q=cache:ZUk_32btCLQJ:tieba.baidu.com/f%3Fkz%3D96008249+%E5%8A%89%E6%99%AF%E6%96%87&hl=zh-TW&gl=tw&strip=1


Google 和網頁作者無關,對網頁的內容恕不負責。
您的查詢字詞都已標明如下:  景  文 

 

吳小如:《古典詩詞劄叢》(天津古籍出版社),頁253255

蘇軾〈贈劉景文〉


荷盡已無擎雨蓋,菊殘猶有傲霜枝。
一年好 景君須記,正是橙黃橘綠時。


此詩是蘇軾于宋哲宗元佑五年(1090年)任杭州太守時所作。劉景文名季孫,原籍開封,是北宋名將劉平的小兒子。劉平駐守宋、夏邊境,力拒西夏,因孤軍無援戰死。身後蕭條,諸子早卒,只剩一人。蘇軾在杭州見劉時,劉已五十八歲。經蘇軾向朝廷竭力保舉,劉才得到小小升遷。不想只過了兩年,就死去了。蘇軾此詩雖似寫景,但每句都切合劉的身世,並用以勖勉對方。這在蘇詩中確屬精心之作。我們必須透過表面的景物描寫,才能領略詩中的積極涵義。 

此詩寫初冬。第一句寫枯荷。荷出污泥而不染,本為高潔品質之象徵,惟到秋末,池荷只剩殘莖,連枯葉也已無存,確是一片淒寂。昔李璟作《山花子》,首句云:“菡萏香銷翠葉殘。”王國維乃謂“大有‘從芳蕪穢’、‘美人遲暮’之感。”蘇軾此詩首句,殆更過之。夫留得枯荷,尚能聽雨,近則連枯葉亦無之,其衰颯至極矣。然則作者嗟歎感喟之情僅此一句,第二句便將筆勢劈空振起,轉到了“菊殘猶有傲霜枝”。殘菊與枯荷,雖同為衰颯場面,卻以“傲霜枝”三字寫出了秋菊的孤高之態和貞亮之節,看似與第一句對,有互見義、相與呼應之勢;事實卻側重在“傲”字上。“擎雨”之“蓋”乃實寫,不過說像傘蓋一樣的荷葉都已一乾二淨;而“傲霜”之“枝”的“傲”則以移情手法寫出了菊的內在精神,示人以凜不可犯的氣概。這就比第一句深入了,也提高了。第三句則爽性喝破,人人皆以蕭瑟秋風、嚴寒冬日為苦,作者卻偏偏贊之為“一年好景”,且諄諄囑咐“君須記”,此真以平淡無奇之語言給人以出乎意料之感受;至於收句,倘無力回天,則全詩必成虎頭蛇尾,強弩之末。而作者乃從花寫到枝,從枝葉寫到果實,所謂“正是橙黃橘綠時”,乃金秋乍逝,百物豐收的季節,“橙黃橘綠”,又呈現一派熙熙融融景象,在前兩句枯淡淒清的背景下突然出現了炫目搖情的色彩,真使人疑為神來之筆。然而作者除了用幾個植物名稱和幾種簡單明快的色調之外,再無其他噶枝蔓之句,這就給予作者一種踏實穩重、矜平躁釋的美的感受。古人說:“情隨事遷”。而東坡妙處,竟能用移情,把日漸凋殘的初冬一下子打扮成一片金黃翠綠,雖說用筆雅淡溫柔,卻具有不盡的蓬勃朝氣。寫冬而能化凋謝零落為飽滿豐碩,非賢如東坡誠不可臻化。 

然此詩乃東坡寫贈劉景文者。劉固以世家子弟而潦倒終身,年近六十,猶朝不保夕。作者第二次到杭州做官,與劉一見如故。既憫傷其愁苦,又希望他振作,不致因老病困窮而長此頹唐下去。就此詩首句而言,荷所以比君子;而時值歲尾,荷枯葉盡,正以 喻 君子生不逢辰,難免潦倒失路;次句言菊,菊所以喻晚節,而晚年並無虧缺,猶有淩霜傲雪之姿。但人到暮年,加上一生失意,總不免多向消沉頹唐一面著想;而對於讀書人,特別是對有理想抱負者來說,卻還有收之桑榆、獲取豐收的一面。所以詩人乃以三、四兩句對劉勖勉有加,給以支援,使劉認識到前景還是大有可為的。“橙黃橘綠”才是人生最成熟的收緣結果之期,這使劉不僅看到荷枯葉盡的一面,還有傲霜雪抗嚴寒和收成果實的一面,希望他能振作起來,堅持下去。只是詩人純用比興手法,沒有把本意直截了當地說出來罷了。 

東坡作此詩時年已五十五,也已步入老年了。他當然不能預知不久的將來還遭到流放海南之厄。但他一向曠達樂觀,主張應多方面地適應外界的環境變化,不因年老而頹唐消沉。然則此詩也不妨看做詩人本身的一生寫照。蓋蘇軾一生,坎坷挫折,亦雲多矣,卻始終沒有被逆境嚇倒,而稍摧其志。然則此詩固亦夫子自道也。其身後“橙黃橘綠”,使千載以下之人尚能分享其甘美的藝術果實,也算是美不勝收了。故竊以為如僅以語之美來賞析此詩,猶屬皮相也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