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
關於部落格
培養詩心靈度.
  • 1719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楊朱與莊周是同一個人嗎?

這是 G o o g l e快取http://www.kongfz.com/blog/blog.php?do-showone-tid-40906.html,擷取日期在 2008年2月22日 21:07:31 GMT。
G o o g l e 已先行預覽各網站,在頁庫儲放各網頁的存檔。
此網頁可能有更新的版本,請按此處檢視新版
此快取頁可能參照無法再使用的圖片。請按這裡,查閱快取文字

Google 和網頁作者無關,對網頁的內容恕不負責。
您的查詢字詞都已標明如下:  即  朱 
若要連結至此網頁或加入書籤,請使用此網址:http://www.google.com/search?q=cache:Kx6HBa25xegJ:www.kongfz.com/blog/blog.php%3Fdo-showone-tid-40906.html+%E8%8E%8A%E5%AD%90%E5%8D%B3%E6%A5%8A%E6%9C%B1&hl=zh-TW&ct=clnk&cd=7&gl=tw 


  
與莊周是同一個人嗎?
 
按:張貼者: 成龍客   發表日期: 2007-12-01 18:17   


與莊周是同一個人嗎?
 

文 / 鄭嘉融

在戰國時代“百家爭鳴”的許多思想家中,是比較難以捉摸因而歷來爭論較多的一個人物。孟子曾經說:“、墨翟之言盈天下,天下之言不歸,則歸墨”:“逃墨必歸於,逃必歸於墨”。(見《孟子》一書中的《滕文公》、《盡心》等篇)可知及其學派的勢力在思想界幾乎占到二分之一的地位,真可謂是風靡一時。他的名聲一定流傳甚廣,信從之徒十分眾多。然而這樣一個大名鼎鼎、不同凡響的人物,司馬遷的《史記》卻不為他立傳,無論是《孟子荀卿列傳》或《老莊申韓列傳》都毫不提及他的名字。總結春秋戰國時代學術思想的許多論著,如《莊子。太史公自序》引,都根本沒有對學派加以評論。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怪現象呢?

  為了解答上述疑難問題,本世紀初,我國的蔡元培和日本的久保天隨等學者,提出了“朱實莊周”之說。這個論題在20年代至30年代前期,曾經引起過熱烈的討論。近年來,有的同志又力證其說。如果孟子所指斥的確實就是莊周,這就揭開了思想史上的一個大謎。

  先從音韻上來說,古人音近的字往往可以相通,因而一個人的稱謂往往有幾種寫法,如“荀卿”可以寫作“孫卿”,“宋鈃”可以寫作“宋(牜聖)”,“申徒”可以寫作“勝屠”,等等,與莊周,恰好“”與“莊”疊韻,“”與“周”雙聲,音都比較接近,因此很可能是一個人的兩種不同的寫法。再從時間上來看。《列子。》篇說:“見梁王,言治天下如運諸掌”。這條記載,又見於《說苑。政理》篇,說明它是先秦文獻中的可靠材料,非出於魏晉人的捏造。既然見過“梁王”,而“梁王”只能是魏惠王遷都大樑以後的稱謂。可知是與梁惠王同時的人。《藝文類聚》卷九十四就把所見的梁王徑稱為梁惠王。錢穆的《先秦諸子系年。考》自注說:“與梁惠王同時。”莊周呢,《莊子》書中屢稱他與惠施友善,而惠施曾為梁惠王相;據《史記》本傳,莊周又曾受到楚威王的聘請,“許以為相”,而楚威王也與梁惠王同時。《孟子》書中則大量記載有孟子見梁惠王的事。可知,孟子、莊周、都是梁惠王的同時代人。而孟子又見過梁惠王的兒子梁襄王以及與梁襄王同時的齊宣王,因此,孟子的在世時間可能較、莊周為後。既然如此,《孟子》書中為什麼極力抨擊,而對莊周卻隻字不提。這件事實說明,很可能就是莊周。

  三從學說上來考察。《孟子。盡心》篇說:提倡“為我”,如果“拔一毛而利天下”,他不幹。《韓非子。顯學》篇又稱:有人“不以天下大利易(交換)其脛一毛”,而各 國君主還要誇獎他是“輕物重生之士”。韓非所談的一毛不拔、“輕物重生”的人,顯然就是的信徒。《淮南子。汜論訓》也說,“全性保真”,不因外物而勞累自己的身軀,是“楊子之所立也“。由上可知,學說的主旨就是”為我“、”重生“、”全性保真“;而這些學說,正是莊周所主張的。《莊子。養生主》篇大談其”保身“、”全生“、”盡年“的方法與道理;《人間世》篇也大力宣傳人們應該”養其身,終其天年“,不要去做那些勞形疲神的事。如此看來,與莊周的學說又是何其相似乃爾!

  綜上所論,與莊周在聲韻、時代、學說上都十分接近,《莊子。天下》篇、《荀子。解蔽》篇等著作都只評莊周而不論,孟子只抨擊而不及莊周,司馬遷《史記》又只為莊周立傳而不提,種種跡象表明,與莊周很可能是同一個人。然而也有不少人不同意這種論證。有的同志指出,、莊二字,古音只同韻,而聲紐完全不同,這樣的字是不能隨便通轉的。有人更提出反證,說《莊子》書中批評的話很多,如《徐無鬼》篇載莊子對惠施曰:“儒、墨、、秉(公孫龍字)四,與夫子為五,果孰是耶?”如果“是莊周,他不可能連自己都懷疑起來了。《胠篋》篇更主張,要“削曾、史之行,鉗、墨之口”。如果“是莊周,他怎麼可能自己要鉗自己的口呢?對於這些材料,論者或以為它不是莊周學派的著作,因而是不可信從的。

  總之,與莊周有許多極其相似的地方,他們很像是同一個人,但也有一些很難解決的問題,似乎又分明是兩個人。孰是孰非,仍然是一個懸案。(鄭嘉融)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