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
關於部落格
培養詩心靈度.
  • 1732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順德十姊妹

順德姊妹

 

 

/韋明鏵(氏著《濁世蒼生》片段,今日揚州2004-04-22 11:24:36

http://news.yztoday.com/275/2004-04-22/20040422-258611-275.shtml

    順德在廣東,離廣州不遠,但在風俗方面很有些特殊的地方。最奇特的,是歷史上廣為流行的所謂"姊妹",至今看來還是一個撲朔迷離的謎。
    "
姊妹"是年輕女子結成的一種群體,她們結拜為姊妹的宗旨簡言之就是生而不嫁,或者嫁而不育,或者育而不養。曾見陳三立《三原精舍文集》卷六云:
   
客有自粵至,言其俗女子相約,嫁而不耦其夫,曰"姊妹",無敢犯者。
   
據書中說,順德有人誤娶了"姊妹"中的女子,該女一直不與丈夫同房。有一天吃飯時,公婆相對而泣,說:"我們夫妻都已老了,就這麼一個兒子,家裏又窮,給他討不起妾。看來,這個家將來一定是要斷香火了。我們真可憐我們家的媳婦將來無人伺奉,但又有什麼辦法呢?"說完,大家都停下筷子,看著媳婦,流下淚來。媳婦低頭沉思了一會兒,起身入房,不久又出來向公婆說:"從今以後,我就破約,做你們家真正的媳婦吧!我知道天地鬼神正在我的頭頂上,隨時可能懲罰我,我也顧不得了。我如果不幸而死,請不要為我悲傷。"公婆聽了,十分喜歡。過了一年,媳婦產下一個男嬰,而媳婦與娘家則完全斷絕了來往。孩子六歲時,媳婦的母親去世,媳婦雖然悲痛,卻沒有去奔喪。公婆說:"既然如此,也不要勉強回娘家奔喪了。"但是,後來媳婦還是留下孩子,獨自回了娘家。第二天,公婆勸自己的兒子帶著孩子,到媳婦家去憑弔岳母。媳婦見到孩子,恨愛交加,面無人色。這時,當年媳婦結拜的"姊妹"中有七人在屋中。見到孩子來,她們都爭相逗著孩子玩,好像非常喜愛他,把身上佩戴的飾物都送給了他。到第三天黎明,忽聽屋內有人呼喊啼哭,其聲可怖。原來,媳婦和"姊妹"中的七人都已服毒自殺,孩子也被砍死在地,身上挨了七刀。
    "
姊妹"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?徐珂《清稗類鈔·風俗類·粵有姊妹》云:
   
粵東處女,輒喜結合異姓儕輩為"姊妹"。聚相得者人,敘齒,年長者居首,對神宣誓,曆久不渝。凡言動必以禮,女紅妝束均聽年長者指揮,無待保姆之教,自嫻閨範。惟出嫁必讓其居先不敢僭越。或迫于父母之命,幼者先嫁,不與新郎宿。強之,則以死拒,如禦強暴。必待長於己者皆已畢嫁,而始成燕好焉。
   
據《清稗類鈔》的說法,"姊妹"是這樣出現的:小家女和童養媳被夫家虐待時,常常埋怨自己的父母為什麼不在自己剛來到人世時就把自己溺死。後來,就有倔強而貞烈的女子首創為"姊妹",以便為逃避夫家淫威的弱女子提供一個避風港。她們相約,永遠互相扶濟,父母如強迫出嫁,就設法私逃,並且各謀生計以糊口,不仰仗他人。所以,凡是娶了"姊妹"的,無論防範多麼嚴密,一般都阻止不了她們的逃脫。
   
又有一種說法,說"姊妹"就是"金蘭契",或稱"金蘭會",俗名"誇相知",又名"識朋友"。梁紹壬《兩般秋雨庵隨筆》卷四"金蘭會"條云:
   
廣州順德村落女子,多以拜盟結姊妹,名"金蘭會"。女出嫁後歸寧,恒不返夫家,至有未成夫婦禮,必俟同盟姊妹嫁畢,然後各返夫家。若促之過甚,則眾姊妹相約自盡。此等弊習,雖賢有司弗能禁也。
   
《兩般秋雨庵隨筆》說,李沄任順德令時,深知此風。凡是女子出嫁而不肯返回丈夫家的,他就以朱墨塗在其父兄臉上,讓他們敲鑼遊街押女回到夫家,以此羞辱之。順德女子有因此而自盡的,李沄置之不理,風氣才稍稍好一點。
   
陳徽言《南越遊記》有"閨閫蔽風"條云:
   
順德女子幼時,與裏中女伴結"金蘭會",歃血會盟,誓待同盟者嫁畢始各返夫家。波靡相從,父母、翁姑莫之能禁。起先字人者,花燭屆期,所衣褻服,諸女為之縫紉,上下密縫,使難解脫,慮其與夫相昵,致背盟也。于歸禮畢,夜漏盡即返故居,自此夫婦隔絕,罕能覿面。諸女一一畢婚,乃各歸焉。甚至有終身不能完聚者,亦有夫先置媵而後歸者。
   
《南越遊記》提到一件慘劇,說從前有個新郎娶回新娘後,強行與之同房,新娘次日歸甯時,竟被昔日"姊妹"用快剪刀戳死。夫家和娘家在悲痛之餘,一起鳴於官,結果有幾個"姊妹"伏法,風氣才因而變得少許好一些。
   
還有一種說法,說"姊妹"始于絲廠的女工。廣東的絲業,以順德為盛,一家絲廠的女工常達數百人。女工們朝夕相處,感情融洽,於是最為相得的女工便結為金蘭之契。起初人數僅限於二人,情同伉儷,形影不離。後來,一些幫傭的女工也效仿之,互相結為姊妹。此風一開,連大家閨秀們也紛紛效尤,蔚成風氣。其辦法,是必須雙方有意,而且一方主動。主動的一方須先準備花生糖、蜜棗等物,作為禮品,送給另一方。另一方如果收納,即表示承諾,否則即為拒絕。到真正結拜和訂立契約的那一天,要請許多朋友來作長夜之飲、徹夜之歡,而朋友們也樂於群往祝賀。從此以後,"姊妹"坐臥起居,無不行影相隨。契約建立後,如一方心懷異志,即視為背約,必被毆辱。她們甚至還收養義女,作為後代,以繼承財產。她們和義女之間也訂立契約,好像人家娶媳婦一般,表示與正常的家庭沒有兩樣。
   
現在想來,"姊妹"在本質上可能是一種女子的同性戀形式。大概最初因為廣東絲廠裏女性聚居,男子極少,故產生了這種畸形的"家庭形式"。胡朴安《中華全國風俗志》下篇卷七有"順德女子之金蘭契"條,具體地提到它的同性戀性質。據胡朴安說,"金蘭契"的內幕,"男界或不能盡知""按二女同居,雖不能具有男女之形式,實具有男女之樂趣。或雲適用摩擦力,或雲適用機械的……此言不雅馴,縉紳先生難言之。"後來順德社會上流行的女子婚後不住夫家的風俗--所謂"不落家"--實出於此。
   
《清稗類鈔·風俗類·粵有不落家之俗》云:
    "
不落家"之風,與金蘭契實有連帶之關係。既結金蘭契,遂立約不適人,後迫于父母之命,強為結婚,乃演成"不落家"之怪劇。"不落家"者,即雲女子已嫁,不願歸男家也,金蘭契之風,以順德為最盛,故"不落家"之風,亦以順德為獨多。
   
據說,在順德,女子即將出嫁之日,都要招集一群年輕的姑娘來哭幾天,而新娘的金蘭女友自在其中。過門前一天晚上,新娘將自己的身體用帶子捆綁多道,好像死者要入殮那樣。等到歸寧的那一天,她的金蘭女友來親自檢查,看新娘身上的帶子有沒有鬆動。如果鬆動,說明新娘失貞,眾人會以此為恥,新娘將不堪其辱。"故順德常有娶妻數年不識其妻面貌者。歲遇翁姑壽辰,或年節,非迎迓數次,不能望其一來。至則翌日即返,見其夫若仇讎也!"民間相傳,在順德還曾流行過一種"迷夫教",系新嫁娘置其新郎于死地者。這大概是"姊妹"仇視嫁人惡性發展到極致的一種行為了。
   
這種風俗的形成,除了同性戀的因素之外,可能還有經濟上的原因。無家的單身女子為了保住自己的財產不被他人侵吞,而寧可與別的單身女子相依為命;有女兒的家庭因勞動力的缺乏,而不得已留住出嫁的女兒;男方家庭不想早日添人進口,而希望過了門的媳婦推遲進門……會不會因為這些因素,而出現了那種奇特的風俗呢?
   
女子不嫁似乎不僅是順德一地的風俗,廣東普遍有之。《中華全國風俗志》有"番禺女子之不落家"條,說:
   
大抵主張女子不嫁者,當以女子之生計為重要問題。蓋女子確能自立生活,不須男子之扶助,即父兄之力亦無依賴之必要,夫然後可言不嫁。番禺土地膏腴,居民多以蠶桑為業,家無貧富,其女子皆能采桑繅絲。一日所得,多者可七八角,小者亦三四角。鄉間生活程度,固不若城市之高,以此自給,綽然有餘。彼輩既有所恃,又以嫁人為人間最羞辱之事,於是遂相約不嫁。即為父母所強嫁,亦必不落家。"不落家"者,嫁後不與丈夫同寢處,越日仍歸母家,與同黨姊妹為伴,謂"不失落於夫家"之意也。
可見廣東女子的不願嫁人,確有經濟方面的緣故。
    "
姊妹"之間的相處,猶如夫妻一樣。通常一個女子將要出嫁,父母事先都向外界瞞著嫁期。因為一旦為同伴姊妹所偵知消息,她們往往把將要出嫁的女子藏在密室裏,不讓她回家。所以,在女兒將要出嫁之時,父母是不敢讓女兒隨便外出的。而那些女伴,則時時來此,隨時打算劫持待嫁之女,使之不能應期成禮。當劫持成功後,女伴們就紛紛向她問罪、聲討,甚至大打出手,致使新嫁娘有尋死覓活之舉。因此,結婚之前堅持"不嫁主義",是"姊妹"的第一步。
   
如果阻止出嫁不成,女伴會使另一招。她們用布帶把將嫁者遍身縛住,尤其用針線把將嫁者內衣內褲細密縫住,並做好標記。次日新婦歸甯,女伴們會解其衣裳仔細檢驗,如果帶裹線縫的標記不符原樣,必相聚而痛毆之,即使新婦的父母也無可奈何。所以,結婚之後仍堅持"獨身主義",是"姊妹"的第二步。
   
婚後的"姊妹",只在新婚之夜和過年過節時,才到夫家一宿。因此,她們往往結婚多年,不能懷孕生子。即使生子,也會遭到"姊妹"其他女伴的暗算。故而"禁育主義""姊妹"的第三步。
   
關於"姊妹"形成的原因,還有一說,是她們不願意聽從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而想嫁給自己所鍾情的男子。她們不能把自己所愛的男子告訴父母,又不願嫁給自己所不愛的男子,所以她們並非真的想"獨身",只是想借"獨身"之名行"自擇"之實。
   
《中華全國風俗志》下篇舉過這樣的例子:
   
順德某氏女,於田間姘一男子,愛戀有日。父母不知也,旋以女許配某氏子。新婚之夕,女坐洞房中,見夫來,俯首至臆,不敢迎視。久之,夫欲與合,女不從。夫強之,女悉力抗拒,竟至用武。正撐拒間,其夫忽大聲曰:"汝毋庸徒事拒抗,試觀我為何人?"女聞聲詫異,急偷視之,即素所戀愛之人也!
   
又,某氏女,嫁後即歸外家。此女固多所戀愛,念一經落家,則相與行樂者,惟丈夫一人。獨樂之樂,不若與眾共之,朝暮秦楚,政由己出,樂之至也,因也不落家。而鄰右蜚短流長,醜聲四播,夫聞而偵之。一日,遇女于林中,見與一男子戲,夫亦不言。次日,即遣人示意于汝,索金娶妾。女積蓄富,立出八百金與之,其夫乃以五百金別納處女焉。
   
兩例旨在說明,"姊妹"或者並非真的仇視男人,奉行"不嫁主義",只是別有所圖罷了。
   
順德女子的剛烈,似有傳統。清初王士禎《池北偶談》卷"六女"條說:"廣州順德縣李氏簡姑、定姑、介姑、潔姑、寅姑、璿姑,遭滇寇之亂,誓志同死,連臂投淵。"她們雖然不是"順德姊妹",也算是"順德六姊妹"了。
    "
姊妹"的同氣相投,至死不渝,又常被人用來形容結盟的牢固。胡思敏《國聞備乘》卷四"廣東姊妹"條說:"廣東女子多結盟不嫁,同時結盟者有人,群稱為"姊妹",藏利刃於胸,或逼之嫁則取刃自刺,其強悍雖父母不顧也。尚書唐紹儀亦廣東人,廣交遊,善揮霍……與同鄉張蔭棠、陳昭常、梁敦彥、伍廷芳、梁士詒等結盟為兄弟,斂錢購漢滬地皮,值數萬金,約有難相濟,一切經營賄賂凡關涉進取者皆取給於此,粵人因戲以"姊妹"呼之。"由此也可見"姊妹"在廣東民間的流傳之廣。
   
《清詩鐸》卷二五錄有清人袁翼《珠江樂府·姊妹》詩歌一首,云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不願同日同時生,只願同日同時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縑盟鈿誓星辰前,並枕喁喁語深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黃姑七夕催渡橋,守宮點臂猩痕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姊妹恩深婿恩淺,窮袴不解芙蓉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檀郎巧合氤氳玉,媚蝶神迷夢雙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姊妹恩淺婿恩深,雷電繞身月入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春光洩漏姊妹嗔,申申來詈寒盟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犀漿一勺不蠲怒,豆蔻胎裂珠成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嗟乎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地老天荒萬年久,此事人間真罕有!

   
其中的"並枕喁喁語深夜"一句,教我相信"順德姊妹"確實是一種變態的女子同性戀。把"順德姊妹""福建契兄弟"放在一起,可以說是相映成趣了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